馬家窯文化官網,歡迎您!

615-195

  • 100-100官方微信
    • 100-100
  • 100-100會長微信
    • 100-100
1200-300
會長專欄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會長專欄 > 詩詞散文

三亞日記 五湖散翁看天下

三亞日記(一) 五湖散翁看天下

王志安    2019.1.1

元旦前夜飛三亞天上吟2018.12.31

繁星鋪地垂滿天

天上人間覓悠閑

北趣南情皆我夢

冬飛夏島向春苑

蘭州伏案意猶在

三亞揮毫情更酣

書癡生來無多志

苦樂集就是福田

昨夜天上吟情還在,在二0一八年除夕之夜,已經從地處大西北的蘭州飛到了溫暖的三亞,在天地之間把二0一八年的最后一個夜晚,交還給己經過去的華夏五千年歷史之中。那五千年的絕大部分時間都是中國人的驕傲歲月!

今天清晨,剛剛睡醒,便覺空氣十分清新,精神格外舒暢,打開窗簾一看,呀!五彩朝霞鋪滿東方天空,二0一九年的第一個黎明撲面而來,她竟然這樣漂亮,這樣豪爽,這樣熱烈。她興高采烈地來到我們身邊,她張開雙臂和我們擁抱在一起。

遙想一百年前的一九一九年元月一日,那時中華民族正在帝國主義的欺壓下處在災難深重之中,不屈的中國人民展開五四運動,走向覺醒之路,走向革命之路,走向不屈不撓地崛起之路。

今天,中華民族已經站起來了,富起來了,強起來了,中華民族從來沒有象今天這樣揚眉吐氣!

在二0一九年元旦,我在三亞向朋友們,向正在看微信的親愛的你,表示最衷心的祝福,祝你在新的一年鴻運當頭,萬事大吉!

 

三亞日記(二)五湖散翁看天下

2019.1.13       王志安

十二月三十一日飛三亞,轉眼已十四天了,這里的氣溫在二十五度至三十度左右,不冷不熱,算是很適合人類生活的溫度了。加上這里的水好,環境好,空氣清新,于是就成了北方老人們的養老越冬天堂。

到這里我特意買了一臺電腦,安裝在客廳,這樣就可以開展一些文人言情造句的文字游戲活動。

我們住的妙林小區,離三亞市和飛機場以及高鐵站,大海邊都在三到六公里之內。雖說很近,但小區旁邊開通的公交車放行數量較少,出門需要等車,于是我又買了一輛三輪電動摩托車。這樣,只要出去買買菜,上上超市,到近處去抖抖風。三輪電動摩托車便排上了用場,這傢伙不需耗油只用充電,也不需要駕駛證,用起來十分方便。我買回來只了解了一下使用知識,便直接開上到鳳凰華廳和檳榔河等地去買菜和辦事了。

到三亞,大家還討論侯鳥式的海南越冬生活,到底對老年人有益還是無益的問題。有人因為陳毅的兒子陳小虎在三亞不到六十便突然病逝,便寫文章說北方人不宜到三亞來越冬,還找了一堆理由,看后不免讓人嗤之以鼻。全世界哪一個地方,每天都不死很多有名氣的人,按他的邏緝,天下就沒有一處地方適合人居住了!

昨天我看到一個醫生羅大倫的文章,他是沈陽人,北京中醫藥大學中醫診斷學博士,原任北京電視臺《養生堂》節目主編。

他從躲開寒邪,遠離污染,享受清淳的自然環境角度出發,講述了他母親從東北來三亞,心情很愉快,幾年之后身體越來越好,在東北老家的好幾種病都好了,他從醫學角度闡述了原因,他認為老人作侯鳥到三亞,也不失為一種享受生活,追求長壽之道。

我們妙林小區就有好多位年愈八旬的老人,年年從祖國各地來這里過冬。他們的體會是,在這里都比在老家更快活更健康!來自江西的法官,退休后他每年都帶母親來這里,她的母親滿頭的頭發烏黑發亮,一點也看不出來是年近九十的老人。和劉法官母親一同來這里過冬的另一位江西老人,看起來精神也很矍鑠,年齡比法官母親還大一歲,今年八十九歲。還有一位老人比她們倆年齡都大,生于一九二九年,是我們六十歲的鄰居況小平的母親,今年她整九十歲了,而且她顯得更健康,竟然能在我們小區的柏油馬路上輕松走十圈,每圈三百米,這可是三千米,三公里路啊!她們年年來這里過冬,就是因為嘗到了增加健康和快樂的甜頭。

我在這里最明顯的健康體會是,第一,胃口好了,在家里常感到胃口不開,下午不敢吃酸奶,一吃就胃里邊難受,只得停止。在這里就能吃了,每天下午吃半小碗酸奶一點也沒問題。來這里就能吃能睡,體重就會增加,為防止肥胖不得不注意減少飯量。第二,在蘭州天天要吃降壓藥,在這里就不用吃了,我每夫都量血壓,通常高壓都在130毫米左右,低壓都在85毫米左右,可以說血壓完全正常了。

在這里,我們還是注意養生,注意食物多樣性的搭配用餐,多吃新鮮蔬果,還頓頓不少堅持食用的幾樣食品,如木耳、洋蔥和切片醋蒜等。也堅持鍛煉運動,每晚在小區柏油路圍著水塘草地走十圈,大約快走四十分鐘后,微微出汗,帶來愉快的心情。

我在這里除了上電腦寫寫文章,完成我的馬家窯文化書稿以外,我最感興趣的事情還是揮毫潑墨,吟詩寫字。近日新吟兩首詩,也不妨連同剛書寫成的書法作品一同展示給朋友們:

三亞揮毫吟情2019.1.5

潑墨揮寫意飛揚,

綜為神仙也顛狂。

人在天涯海角地,

心游云漢不思鄉 。

海之南舒情2019.1.4

福地南毗大洋邊,

尋幽寄意不知寒。

好將情趣托翰海,

天涯無處不悠然。

三亞灣海灘,這真是個浪漫的地方,這里距我們小區僅三公里。若果愿意,每天都可以來游泳!

我們居住的妙林小區,修了二十三棟六層樓房。這里是作為拆遷安置房建築起來的,銷售了一部分房屋給外地用戶,安置了一部分房屋給當地農民。待拆遷安置任務完成之后,這里邊的農民就會搬入為他們建好的新房屋中去,這里的房屋當然不能閑置起來,必然會把它出租出售出去,或利用起來。從長遠情況看,正在建設發展中的三亞,會把這里變成更美麗宜居的休閑養老渡假地!由于是拆遷安置房,依然屬于農村小產權。但從國家發展趨勢看,隨著土地財政向房產稅財政的轉化,規劃許可過的小產權,一定在將來會轉化為大產權,以增加政府稅收,這已是必然趨勢。房產稅開征之后,小產權不變成大產權,政府如何收稅?誰也會想到,政府可不是傻瓜,它怎么會允許小產權房永遠不交納房產稅呢?

再過二十多天,就要過年了,不免要想念家里的孩子們,過去幾十年,我們家每年都會遵遁祖宗留下來的風俗習慣全家人團聚在一起過年。每年過年時,我和老伴俊蘭一起接受孩子們虔誠地感恩之情,接受他們給我們瞌頭拜年。大年三十年夜,我們和孩子們一起先敬天地神靈和祖宗,之后,兒孫們便一齊給我們瞌頭拜年,接著孫子輩的孩子們為他們的父母瞌頭拜年。瞌頭畢后,我們便給孩子們發年錢,為孩子們賀歲,給壓歲錢。並一起守歲,放禮花,放鞭炮,真是一種傳統文化中的天倫之樂。

這種在城里邊過大年的方式,從一九八七年我進城創辦臨寶齋書畫社開始,我的母親便隨我一起進城,從農村進入了城市。當時過年,從我帶著兒女給我的母親瞌頭開始過年。

九三年,我剛強聰慧的母親過世之后,我便將老家的院落交給侄子看守,連同耕種的田地也一齊交給他打理,我把老伴俊蘭帶進城,她也加入了我創辦的臨寶齋商社。從一九九四年開始,我和俊蘭便成為家中最高輩份,每年過年,全家人先一起敬天地,敬祖宗,敬家神。之后我們便接受孩子們的跪拜瞌頭,然后我們給孩子們發年錢,甚是其樂融融。這樣的過年方式一直延續了二十二年。這二十二年中,我們家從五口人,伴隨著我們的子女結婚生育,家庭成員增加到了三代十四口人。一個女兒,兩個兒子和他們的妻子丈夫,加上六個孫子,成為一個大家庭。我們在同一口鍋中吃飯,統一在一個家庭中共同經營共同生活。二十二年來,我們堅守了信奉天地,崇拜祖宗,孝敬父母,愛護子女的傳統文化,也堅持了以仁義禮智信為行為準則的民族精神代代相傳。

自從二0一七年十月老伴仙逝之后,二O一八年的春節就成了我一個人在家接受孩子們的瞌頭拜年。俊蘭不在了,兒孫們大家只能向供奉著她的靈位瞌頭。難免叫人深深地思念她,心生惆帳之意!

愛妻已去,我這個私毫不會照顧自己生活的人,孤雁難飛啊!俊蘭妻在世時,她最自私的一句話是:我要先走,我臥床時還有你疼我管我,我要是在你后邊走,臥病之后誰來疼我管我?她現在真的先走了,在她臥床不起的最后幾個月時日,我們大家疼愛著她,盡心盡力救護著她,可以說她在臥病于床期間,每天都有兩個專職的保姆日夜陪護在她身邊,兒女們都在她周圍,每大都來看望她,我在家隨時陪她說話聊天,一塊回憶往事。就是在她即將辭世的前一天,來看望她的原省文化廳一位副廳長一一我的好朋友看到她安祥和善的面部氣色之后對我說,她的氣色很好,看不出是一個重病人。可以說,她享受了人間最好的照顧和護理,她是幸福地走了。

她走之后,我卻孤獨了,我怎么辦?俊蘭啊!我的愛妻,我既深深地思念你,也實在該埋怨你,你不該剛剛年屆七十,就這么早丟下年已七十五歲的老伴,獨自而去啊!

現實是無法抗拒的,去者長已矣,生者且投生。我必須走出悲痛!今年我要在三亞過冬。三亞的房子從二0一0年買下之后,只和老伴來住過一年,住到二0一二年的春節前便回老家過年。之后俊蘭病了,花了五年多時間,全家一起和她的疾病作斗爭,光住院等花費就花了一百多萬元,也沒能把她的生命挽留下來。妻子患病期間,這邊三亞房一直空放著,五年多沒來住過。俊蘭走了,沒有了對病人的牽掛, 我可以來三亞過冬了。

二0一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飛到三亞,本來想,到過年之時,再回老家和孩子們團聚一起,以便瞌頭拜年。由于春節進出三亞的飛機票上漲得太貴了。于是我決定今年過年也隨著時代進步一次,網上瞌頭拜年。 我們前幾天全家人在網上微信群中開了個董事會,大家互相看得清清楚楚。那么春節大年三十,孩子們瞌頭拜年,也照樣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我照樣可以在微信中發年錢,這一切,大家互相都看得見,千里如咫天,我發年錢給孩子們壓歲賀年,微信上也能立馬收到他們的錢包中!

本來想叫幾個能走開的孩子到這邊來和我一起過年,但春節期間來這里的交通費用大昂貴,來幾個人,一來一去就花幾萬元太沒必要了,為了不奢侈浪費,春節期間,我還是決定不回老家,孩子們也不來三亞。我們也來個現代化的網上拜年,待春運結束,交通費降下來了,我們這些不為上班而受時間約束的人,任何時侯都能隨時去蘭州,或來三亞與家人團聚!

春節期間,我正好還可以到鄰國去玩一趟,比如在越南,也可以在微信中接受孩子們的瞌頭拜年,我也可以隨時把壓歲錢發到孩子們的錢包里。更可以在家庭微信群中講述親情,講述大國禮儀和人格塑造,講述民族精神和文化。看來,傳統文化也在現代化浪潮中走向新時代。 把華夏民族的特質文化和精神傳揚下去,這就是我們的優秀傳統文化。傳統文化的現代化,正是我們這個民族能夠重新崛起的強大理由。

 

三亞日記(三)散翁看天下

王志安    2019.1.16

到三亞來越冬,從手機上了解天下的習慣依然如故,這兩天看百度手機新聞,看到英國和美國現在都顯得狼狽了,一個己失去昔日光環,現在鬧脫歐又陷入國家困境之中,一個政府關門時間創歷史記錄,兩黨內斗還看不到調和的希望。英美兩個曾經的世界霸主,還夢想在掙扎中挽回頹勢,但卻難逃每況愈下,日浙式微之勢  。

就是西方世界的另兩個強國一一法國德國,一個被黃馬甲運動鬧得一塌糊塗,昔日的夢幻之都巴黎,今日成為爆炸搶劫之都。另一個也出現了脫歐風潮,國家經濟徘徊不前。整個西方世界遇到了前所未遇的麻煩。他們兩百年來宣耀的所謂的西方文明盛世,大概也就如此了吧!想來,不可一世的西方人,終于沒有能力再欺負我們中國人了,他們曾經在中國人的國土上掛“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牌子的時代已經成為過去。現在中國人正在超越歐美日的路上屢創世界紀錄,科學技術進步的天平已經不再向西方傾斜,中國的前進步伐越走越快,顯示出了中華民族的聰明才干。以中央集中權力為特征的東方文明,在社會資本主義形式的探索中,越來越顯出優勢。中華民族重新崛起己經不再是夢。

我們也由衷的高興,新時代這么好的社會被我們四零后這一代人也趕上了,可我他媽的也老了,我已經七十六了,再差 四歲就過八十大壽了!古人說,人生七十古來稀,我說自已己經老了就是合情合理的!

不要說我們四零后這代人已經老了,就連五零后,六零后,這幾代人都已年過花甲,也老了!美國《華爾街日報》文章說,世界上有群最勤奮的人,已經老了。文章說的這群人就是中國的下鄉知青、高考學子、出國留學生、下海闖蕩的和進城務工的,短短二十多年創造了世界奇跡,把一個幾乎最落后的中國變成經濟總量世界第二。文章最后還問:“中國還有這么勤奮的人嗎?這些最勤奮的中國人,不正是我們這幾代人嗎!我們這幾代人啊,吃過多少苦,克服了多少困難!我們沒日沒夜的干過活,正是我們這些最勤奮的中國人現在已經老了。 不過我們老得值,在我們手中,和我們前幾代的中國人一起干出了一個從弱到強的偉大的中國!

但且慢!我們還不能說老!現在有一種流行的說法:每個人的自然壽歲應該是兩個花甲子,那就是一百二十歲,這樣看來,我們還能說老嗎?應該說我們這些人還是個中年人哩,至少精神上我們還不能說老!

其實老是一種風流,老是一種瀟灑,老是一種最高端的人生境界!長壽才是人生最大的福報!

寄于這種心情,今年來三亞過冬,我買了一輛三輪電動摩托車,時不時騎上到處轉轉,去超市買買東西,到農貿市場買新鮮肉蛋蔬果,這還是蠻有意思的!

這倒不是輕狂,因為在我們小區,八十三歲的老年人,也常騎三輪摩托帶著自己的老伴出門去轉轉。不信去問問這位老人,他就是我們甘肅臨洮人,姓馬,作過甘肅省教育廳副廳長。他可不是貪官,他們那個年代當官的人,可不象后來的那些貪腐官僚,他們是清清白白的人。他雖沒貪汚錢財,雖在物質上並不富有,他們的精神生活是富有者,退休后平平安安享受老天賜予的長壽之樂,也是人生美事啊!和那些貪污了那么多錢,還沒顧上花就被抓進牢房的貪官們比一比,他在這春天一般的大好環境中自由自在地享受人生,享受社會,不就是十分快樂的事!

現在時代這么好,這樣好的時代中,如果我們不愉快享受社會的進步和人生的情調,如何對得起中華民族百年奮斗來之不易的時代和社會!應該說,民族復興不僅在我們的心靈中,更實實在在的已經來到 我們每個中國人的現實生活中!

騎摩托出行,這是年輕時侯的事,在三十多歲時我就有了兩輪摩托駕.駛證,但三十六歲之后再沒有騎過,現在歲數翻了一番,又開始騎摩托,不過騎電動摩托也還是得心應手的。

我們小區的居住戶多來自江西高安和萍鄉,也有很多甘肅蘭州和酒泉等地老鄉。我們的鄰居中,江西的張才源,是一個有點傳奇色彩的人,他當過老板,在九十年代,他就在麵甸金三角辦廠,別人對他老婆說,“四十多歲的老公是極品,你怎么舍得讓他出去,他掙了錢就會變成別人的老公,她老婆硬把他叫回來,因為老婆太愛他了,說如果他不回來,她就投瀾滄江(泰國叫湄公河)而死!于是他這個重情重義的男子漢,就扔下金山角的廠子和投資跟老婆一起回家了。他回到國內,又開辦工廠成為有錢人。正當他躊躇滿志的時間,卻發現心臟有病了,他認識到人的生命才是最大財富,于是他果斷不顧損失千萬資產放棄企業,安心養病,此后他重新獲得了生命的樂趣。自此后,他便把助人為樂當做自已的人生信條和幸福。小區哪家有什么事,他都會熱情地幫助,我們來自甘肅鄰居們都親切的喊他張師傅。我這里的用電、用水、看電視、換煤氣等等,只要有事給他說一下,他都會熱情地幫我們解決,就是我們家里有客人來,需要到車站飛機場接送人,他也常常幫我們接送。在我們的生活中,他幾乎成了無法離開的親友。人生中竟然有這樣好的人,他讓我們看到了生活天天相見的活雷鋒!我們看到了人性中最美好的一面。

他和小區中所有人的關係都很貼切,大家都說他的人品非常好,樂于助人,讓人人都喜歡他。雖然他今年才滿六十歲,但年齡比他大的江西老鄉鄰居們都親切地稱他為張大哥。他的善念佛心也得到了老天的眷顧,現在他身體很好,每天下海游泳六百米,回來在我們小區的柏油馬路上還要早晚走上十來圈,好人自然有好報啊!

我們小區的住戶們,有時還結隊出外去玩耍,吃過晚飯騎上摩托車到附近去,在演出和娛樂地點,到海濱的舞蹈唱歌地方去游玩。我們這些不同年齡的退休者,有六十多歲的,也有七十多歲的,老頭子和老婆子們一路四五輛磨托一溜煙出行,談笑風生地穿過村鎮的水泥馬路,穿過栽著整潔的椰子和棕梠樹的城市道路,再進入不同的景區,在這里不見了遲暮秋消沉,多了點年輕和快樂。

前幾天晚上,我們來到紅色娘子軍的演出場地,發生在椰林海島瓊崖的紅色娘子軍故事,在這里用舞劇形式再現給現代觀眾。我們逛商鋪,看展出,游廊亭,了解中國不同歷史時期中的英雄們的精神和事跡。也蠻有情趣。在這里我們游樂到十點多,便駕摩托一路馳騁回家。雖然這里真實的地名就叫天涯海角,但沒人會為夜晚出行的安全擔心。

前天晚上,我們又一路奔馳,奔向三亞灣海灘邊。大海在夜晚顯得比較平靜,但海島邊修建的夢般的帆影奇宇海景房,變換著五光十色的艷麗色彩,把海島裝扮得格外迷人。在夢幻般的海岸邊,成群結隊的人,穿著節日般的盛裝,一曲接一曲地翩翩起舞。這里有老人也有年青人。老年人的舞步歡快悠揚,散發著生命的激情。年青人的舞步鏗鏘有力,揚溢著青春的活力。在這里,歡樂明快地舞蹈音樂節奏和他們的輕快的舞步,叫人不由自主的手舞足蹈起來。在這里你想要不愉快也由不了你。現代長壽學研究證實, 愉快才是健康長壽的第一要素。這些沉浸在歡快的舞蹈節奏中的老人們,還有年輕人們,大都是來自全國各地的度假者,休閑者和越冬者,有西北話音,有東北話音,有中原話音,可以說是來自五湖四海的中國人。還有不少外國的白人和黑人。也參與在歡樂的人群中。

我們中國這么大的一個國家,每一個地方的每一個夜晚,治理得這樣井井有條,這樣安全有序,誰能說,這不是一道世界最亮麗的風景線呢!試問當今社會哪個國家能有如此安全有序的社會環境?美國有嗎?法國有嗎?我到過美國,他們的最大都市紐約,有個國際機場叫牛瓦克機場,在那里一到晚上,誰還敢出門!否則可能會丟命。在中國,人們在任何一個地方只管放心游樂,根本不必為安全擔心,這不得不讓人門究其原因。

十七世紀被譽為“法蘭西思想之王”的伏爾泰就曾經感慨:“中國是全世界最優美、最古老、最廣大、人口最多和治理最好的國家。”他甚至嘆息:“我們不能像中國人一樣,真是大不幸!”這并非孤立的現象,“百科全書派”的另一位代表人物保爾·霍爾巴哈也旗幟鮮明地提出:“歐洲政府非學中國不可”,因為“中國可算是世界上所知唯一將政治的根本法與道德相結合的國家”。不夸張地講,是中華與中華哲學啟蒙并壯大了歐洲的啟蒙運動,包括政治上的公務員制度和經濟制度上“看不見的手”。這些都可以追溯到中華哲學的淵源。這就是說中華文明自古優越,但雄獅打了個盹,在近代被西方文明暫時撂倒了,但這頭雄獅已經醒來了,中華文明重新站起來了。重新站起來的中華文明,在新的歷為時期時期,自然會表現出西方文明無法企及的優勢。

三亞灣的海灘,夜晚沉浸在浪漫和歡快的舞蹈和歌聲中。

三亞灣的海景房,夜晚更顯得瑰麗奇幻。

在三亞,到處的村角渠旁,都長著盛開的三角梅,很美麗。路邊村角的這一叢叢無人管理而自然盛開的鮮麗動人的三角梅,它告訴我們;三亞人為什么要把它作為市花。

三亞越冬小詩2019.1.9

(一)

流韻椰林海風長

藍天如洗云飛揚

我學侯鳥飛三亞

不是輕佻不是狂

(二)

東南西北中國人

相遇相聚到妙林

鄰居握手成明友

天涯海角一家親

(三)

七十八十不說老

騎上摩托到處跑

不是蘭州少風景

三亞越冬也挺好

(四)

過了古稀莫言老

人就圖個心態好

不管昔日多少苦

回首一笑都成寶

(五)

下棋寫字上網忙,

打醋買菜逛商場,

時會老友喝點酒,

椰林海島聚同鄉。

(六)

縱有髙壽也得老

人就圖個心態好

開心何必多富貴

隨心順意才是寶

近日書法小品

過了古稀莫言老

人就圖個心態好

不管昔日多少苦

回首一笑都成寶

其實老是一種風流,老是一種瀟灑,老是一種最豪華的人生境界,長壽才是人生最大福報!    錄五湖散翁閑話

黃金不貴讀書貴

萬事皆空善不空

家和萬事興

五湖尋夢作游俠

四海旅學處處家

萬卷詩書萬里夢

修身養性腹自華

欲除煩腦須無我

歷盡艱難好作人

 

三亞日記(四)散翁看天下

2019.1.31   王志安

昨天,我們小區的鄰居們到附近農民的菜園中去,有開兩輪摩托的,有開三輪摩托的,我們從小區后邊的鴻森醫院門口路過,只過了一個小橋,便到了成片成片的枝頭掛滿火紅辣椒的菜地邊。這些辣椒,菜農都不收了,放棄了收摘,讓來自全國各地的外地居民們來隨意采摘。

作為農民的兒子,我看了,心里替這里的農民心疼。因為市場紅辣子只買一斤一元,根本不夠收摘工夫費,加上到了換季改種時節,農民只好放棄收摘。

多少年沒干過農活了,看著這么多鮮嫩的辣子被廢棄不收了,我們也不忍心。和鄰居們一起動手體驗一下農民摘辣子的生活。雖然很累,但回歸少年時的農民生活感受,反而是一種享受。鄰居中有會加工辣子醬的人教我們說:在老家現在辣子賣的很貴,咱們加工成肉沫辣子醬,非常好吃。鄰居們采摘了好多辣子帶回來。

我們小區的院內空地很大,到處可見一片一片涼曬的紅辣子。有的把連株拔來的辣子樹掛在水池邊的鐵欄上,有的把摘下的辣椒曬到草地上,一片片大紅的辣子,讓人感到紅紅火火年味氣氛。

這里辣子賣不上錢,農民又收摘不了,白白浪費掉了,除了銷售信息不對稱賣不出去外,深加工能力不足,使我想到應該也有消費能力不足的原因。也就是內地和世界來的人不足,因而消費上不去。沒有消費人口數量,那來的經濟繁榮?這又使我想到了海南的旅游。當地政府應思考三個問題:

第一,政府不限制物價的瘋狂上漲,任由航空公司和一些商家在冬季到來的旅游旺季,把手中掌握的獨家經營范圍的物價離譜暴漲,特別像飛機票,平時兩千元,春節時竟然漲過萬元。酒店價也暴漲好多倍,嚴重影響了外地來客。奇高的物價導致許多人選擇出國去旅游,比如到東南亞去,那里物價和飛機票價比來海南還便宜很多。這是來海南旅游人口減少的一個重要原因。或許航空公司和酒店會說,我們一年只旺季幾個月,在旺季我們不賣高價,淡季如何渡過?這只是商家為獲漲價暴利的借口。實際上正是暴漲的價格傷害了海南的整體旅游形象。任由短期行為作崇,傷害了海南的長期旅游。

第二,出售房屋時限制外地人來島上購買,島內人有多大購買能力?造成大片新樓空置,來島人員減少。

第三,瓊州海峽不解決大橋問題,單靠空運,嚴重限制了內地到海南的客流量。作為國際旅游島,不重視世界矚目的拉動世界旅游經濟的中國人來島消費,單靠西方人,如何使海南成為世界級的繁華旅游島?這需要政府改變思維。

第四,如何看待內地來海南越冬渡假老年人這個侯島群體的問題。老人來越冬,表面上是一個侯鳥群體。但老人來必須有一個家屬群體來跟隨老人,服務老人,還要帶來一大批親戚朋友鄰居來海南旅游玩耍。這樣看來這個群體實際上對拉動海南房地產業發展,服務業配套供應業發展,以至于對生產投資業也有促進和拉動效應,對海南的繁榮是功不可沒的。

侯鳥人群的半年遷徙生活,對海南的夏季經濟發展曼省不利影響,但這個問題通過引導鼓勵,便可以改變。據我們小區住戶情況看,有些老人實際上留戀這里夏季的暖和而不酷熱,並不愿意夏季回內地去,只是因為到了夏季,這里缺少的夏季生活的可持續安排和必要服務。這倒是一個政府可恩考解決的問題。三亞的夏天,最高溫才35度,比甘肅蘭州的最高溫40度還低5度。老人為什么還要回去?所以這里的政府真的要好好地改變思維,如何留住侯島,讓他們成為全天侯鳥,這也是發展海南的戰略思維。開發夏季旅游,留下夏季人口,正是這里政府智慧的開發點!

其實在海南三亞,盛夏暑天也有旅游的大文章可作,想想鄂倫春人如何把冬季的極寒用捕魚變成了旅游資源,吸引了全國的旅游者,黑龍江人如何把天寒地凍用冰雪變成了珍奇,冰雕讓全國和世界人趨之如鶩。黃山如何在淡季把賞雪變成了旅游觀光的追求。難道盛夏和炎熱就不能變成海南三亞人為旅游者提供追尋的佳境美地?

椰林消夏海島尋夢,南海暑游愛國體驗,沙灘浴日浪里消魂,以及多角度,多內涵,多元文化的盛夏迎暑活動,用情調特色,用反季旅游思考給人們提供一道新鮮美味的海南盛夏游的文化大餐。這正好給政府提供了作一桌旅游盛宴的機會!只要用料得當,口味獨特,手藝精湛,不怕不出美味!

曬在小區的辣子

來檳榔河的外地居民們正在從當地菜農放棄的辣子地中收摘辣子。

農民采摘綠辣子

農民采摘綠辣子,顯得人手很不足。綠辣摘不過來就變成了紅辣子。成了紅辣子只好放棄收摘。

紅辣子被丟棄

被廣發棄不收的紅辣子

成片成片的紅辣子都不收了。

附近外地居民來揀收辣子!

不過活還要說回來,三亞實在是越冬福地天堂,這里溫暖而不潮濕的氣侯,豪無汚染的空氣清新和水質潔凈是其它任何地方都是少有的。因而人們的青睞,也促成了三亞大發展,三亞的變化實在太大了。

十年前我來三亞,鳳凰機場簡直像一個荒灘,沒有多少飛機起落。那鳳凰鎮也只是從一個羊圈起步的小鄉鎮,所以至今當地人把鳳凰鎮叫羊欄。如今鳳凰鎮已經升級成為天涯區了,成為縣級建制。那鳳凰機場也一擴再擴,還是不夠用,又開始修建更大的機場了,這變化是多么神速啊!從這里更可以看清變化中的中國。

近日散翁新作書幅,贈給退休來海南三亞享受清新和溫暖的朋友們!

三亞日記(五) 散翁看天下

2019.2.3   王志安

今年春節在海南三亞過年,我們住的小區在鳳凰鎮妙林村,周圍住著的農戶都是黎族人。從海南的情況看,大多數原住民都是黎族人,曾經產生在海南瓊海的紅色娘子軍,他們的族屬就是黎族,為什么不是紅色男子軍,而是紅色娘子軍呢?因為黎族人世代都是女人承擔著家庭的所有重擔,男人是很享受的,在女人們忍受不了當時社會的壓迫和苦難時,她們便組織起來成立反抗的紅色娘子軍。黎族的男人們很悠閑,至今他們還是特別喜歡喝酒打牌,很少承擔家庭勞動。

黎族同胞們在近些年來的變化還是蠻大的。原來這里的黎族人很貧窮。就在我們這個小區剛開發時的二十一世紀初的前幾年,這里還是很落后,晚上打車到這里來的人還發生過好幾次搶劫。以至于沒有出租車司機敢給檳榔河一代送客人。就我在2010年在妙林小區購房入住時,當時根本叫不到出租車送我們來小區,一聽到檳榔河一帶就會直截被拒絕。

近幾年來,政府加大了對農村的投入,加大了扶貧力度,這里的農民富起來了,這里附近也通了公交車。村子中的農戶都蓋起了小別墅。在芭蕉和椰子小林中,到處可見別致的小樓房,伴隨著村里鳮鴨鵝的歡唱聲,還有在水泥路上騎著摩托奔跑的農民,他們的皮膚雖因風吹日曬顯得黑一些,但他們臉上的笑容一點也不輸于城市人。這一切都構成了一幅幸福的農村田園生活畫卷。

由于藜族農民過上了小富起來的生活,沒有人再愿意干那些因生活貧困而走險的壞事了,沒人再干偷人搶人的事了,這里的社會風氣和治安完全好起來了。看來貧窮出賊盜的年月已經在這里成為過去。

為了了解農村的真實情況,我騎著三輪摩托到我們小區周圍專門去周游了一大轉。我看到在椰子芭蕉和檳榔樹的掩映中,一座座不同樣式的小棟樓房分別座落在各處,有的小樓前停著小嬌車,有的搭著茶棚,這一切小景致儼然把這里農民的安康和幸福全都勾畫出來!

黎族住民的小樓

富裕戶的住宅樓

那么藜族是哪里來的?經我查了一下,源出有四:

1、出自九黎的后裔。

2、出自黎國后裔。據《元和姓纂》等所載,商時有諸侯國,黎國,又據《風俗通義》所載,這兩個黎國均為古部落“九黎之后”。

3、出自帝堯的后代。據《元和姓纂》等所載,商末為周文王所滅的黎國,在周武王分封諸侯時,史稱黎姓正宗,后來成了整個黎氏家族中最為主要的組成

部分。是為山西黎氏。

4、 少數民族改姓為黎。據《魏書·官氏志》所載,隨魏孝文帝遷都洛陽后,改為漢字單姓黎氏,是為河南洛陽黎氏。

黎姓分布。

黎姓最早繁衍于古黎國之地,即今山西省黎城縣一帶。黎氏是我國較典型的一個南方姓氏。

黎族婦女的大耳環

黎族婦女的頭飾

黎族婦女的紋腿

黎族婦人和紋臉

作為研究遠古文化的人,我在黎族村寨考查了一下他們的傳統族徽紋樣和帶有圖騰性質的祖傳紋飾。在這些紋飾中,其實也並不難發現他們的祖宗的崇拜和廣西壯族及苗族都屬于崇拜青娃圖騰的遠古部落族系,即他們同屬于古羌人的后代。

黎族人的圖騰紋樣

黎族人的圖騰紋樣

去檳榔河路上的牌坊上裝飾著黎族人尊崇的紋飾

黎族紋飾

黎族祖傳紋飾截圖,你把它能和花山巖畫中的蛙紋聯係起來?

廣西壯族地區的花山巖畫,看看它,便知道黎族崇拜的紋飾,與此不無相同相似的源淵關係。

很顯然,花山巖花揭示的壯族人的崇拜源頭也來自對蛙的崇拜,說明壯族也是一個崇拜蛙的民族。從壯族人的銅鼓上的蛙,到壯族人傳統的馬拐節即青蛙節都可以證實壯族人對蛙的崇拜。而蛙崇拜正是中國史前三千多年時代創造了馬家窯文化的古羌人的崇拜。古羌人對世界遠古文明的有著可圈可點的貢獻。古羌人創造的馬家窯文化,在絲綢之路上通過中西文化交流,使當時的馬家窯彩陶登上世界最高峰。實際上,我們上溯五千年,就會發現。漢族中就有一大部分的血統也來自古羌人。

其實漢族在秦漢之前就沒有這個概念。漢劉邦以他的發跡之地漢中的“漢""為國號名立了大漢朝。漢族實際上是由兩百九十六個民族組成,這些民族雖然不同,但都認同大漢的一統,困而集合起來的匯合成為大漢民族。漢族融合了數量龐大的不同名系的古羌人部族。正因為民族組成的多樣性,這才是漢族具有高度同化能力的文化根源。這樣說來,我們漢族和黎族兄弟還真有血緣關係。所以我們把黎族同胞稱兄弟,是真有親情關係的。

看看馬家窯文化彩陶上的蛙紋飾,你會不會和花山巖畫上的蛙紋飾以及黎族崇拜紋飾聯想起來?

上篇:

下篇:

分享到:

來源(王志安美篇) 作者(王志安) 閱讀()
相關內容

    甘肅省馬家窯文化研究會

    甘肅馬家窯彩陶文化博物館

    地址:甘肅省臨洮縣南關1號臨寶齋文化樓

    電話:0932-2248229

    甘肅省馬家窯文化研究會鑒藏委員會

    地址: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城隍廟西一樓6號臨寶齋

    電話:+86 13893202682 0931-8400685

    來信來稿:[email protected]

    164-100

    Copyrights©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甘肅省馬家窯文化研究會

    總訪問 次  隴ICP備05004307號  設計制作 宏點網絡

    3d怎么判断开组三组六